才华有限公司

才华有限公司

“喂,听说了吗?”老章捅捅身旁正晒着太阳的老张。

 老张翻了个身躺平,将麦秆扇盖在脸上,哼唧道:“听说什么?”

 老章一脸神秘说:“听说京城新开了一家公司。”

 老张嘟囔说:“很稀奇吗?每天都有公司开张,每天也都有公司倒闭,就像每天都有人出生,每天也都有人死去一样。”

 老章不以为意,继续诱惑道:“这家不一样,你知道这公司叫什么名字吗?”

 老张摆摆手将耳旁的苍蝇赶走,说:“什么名字都无所谓,跟我有什么关系?还是晒太阳最正经,都是钙,大补啊。”

 老章不屑地撇撇嘴说:“要不怎么都说你像个老头呢,就是因为你对一切都没有了好奇心啊。不像我,跟个少年似的,昨天还有漂亮小姑娘对我放秋波呢。”

 “唔…”老张连应付都欠奉了。

 “才华有限公司!”

 “…什么?”

 “我说这家公司叫做才华有限公司!”

 “倒是挺稀罕的名字。”

 “你猜这家公司卖什么东西?”

 “难道卖才华吗?”老张戏虐道。

 “还真被你猜对了!”

 “…”沉默了几分钟,老张轻轻的说:“你说,万一它真的卖才华,你会去买吗?”

 “哈哈,逗你玩呢,你还真信,傻逼。”老章哈哈大笑。

 麦秆扇下的老张默默不语,双眼睁得老大。

 老张其实并不老,三十五六岁而已,正当壮年,之所以被称作老张,是因为和所有平凡人一样,他有妻有女有房有车每天能吃饱穿暖偶尔还能看个电影旅个游,说不上富裕也绝不贫穷。他的今天和昨天没什么不同,明天和今天大概也差不太多。没什么让他难过的事,更没有什么让他兴奋的事,如果他没受过高等教育,这样的日子无疑也是非常惬意的中产阶级生活了吧?

 有时候他很羡慕自己的朋友老章,以及那些像老章这样的人,他们快乐,是因为他们知道的不多,所以要求的也不多,可惜老张的心底有着绝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的梦想。

 一个连日记都只能记成流水账的人想要成为大文豪,岂非十分可笑?

 所以老张每天除了穿着大裤衩晒太阳,实在也不知道该干什么。

 所以老张不老也老了。

 老张瞒着所有人去了京城,怀里揣着一张卡,里面是他所有的积蓄。他在银行大理石的台阶下犹豫了好一会儿,想象了一下妻子和他拼命的样子,还是走进去把所有现金提了出来,一叠一叠在黑色塑料袋里放好。

 此刻他正站在一条小道上,路旁的指示牌上蓝底白字写着“朝天门”他的面前是孤零零一座四合院,高墙黑瓦古色古香,青砖高墙上一块招牌白底黑字写着“才华有限公司”朱木门上挂有金匾,上书“回头是岸”

 老张提着袋子推门进去,穿过天井,看到正厅大堂的门敞开着,八仙桌后摆着一把太师椅,上面坐着一位西装革履的青年,戴着一副金丝眼镜,手上正在把玩着一个怀表。

 老张走上前去,问:“听说这里卖才华。”

 接待员将怀表放入怀中,扶了扶眼镜,温柔地笑道:“没错。”

 老张问:“什么才华都有吗?”

 接待员微笑着说:“只要你能想到的。”

 老张在裤腿上擦了擦手心的汗问:“大作家的才华有吗?”

 接待员好奇地看了看老张的打扮,脸上有少许讶异,也难怪他好奇,老张长得粗狂结实,实在不太像是一个文人,但是他依然笑着说:“有。”

 老张呼出一口浊气,觉得浑身轻飘飘的。

 接待员又扶扶眼镜说:“…那么,你准备好付出代价了吗?”

 “你一定能理解,凡事都有代价。”

 “你得到一些,失去一些,就是这样。”

 接待员说。

 老张点点头,这很合理。他走到桌子前面,从黑色塑料袋里往外掏钱,一叠一叠仔细地在八仙桌上摆好,摆成一座小山,然后一把推给接待员。

 接待员笑着扶了扶眼镜,摇摇头将钱推回给了老张。

 老张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,说:“这是我所有的钱…或者我可以回去把房子卖了再来…需要点时间。”

 接待员微笑着说:“不用紧张,我们不收钱。”

 在老张疑惑的目光中,接待员从公司包里掏出一份文件,推到老张面前:“很简单的,你只需要在这份文件上签个字,然后躺到那个机器里面,一直默念你的心愿,就可以了。”

 老张顺着接待员的目光看过去,果然在大堂的角落里,有着一台类似医院ct扫描仪的机器,只是这机器更加精美更加科幻,机器通体白色,浑然天成泛着流光,最上面镶嵌着四个银色大字,是一种奇特的文字,说是外星文明也毫不为过,反正老张一丁点都不认识。

 老张有点惴惴不安,怀疑是不是遇到了骗子,但是这个骗子又不要钱,这让他颇为困惑,什么时候骗子都不要钱了?“你们不要钱,那么,你们赚什么呢?别告诉我你的名字是雷锋。”

 接待员解释道:“这个机器叫做等价交换机,他会完美的实现你的心愿,但会随机从你的人生中拿走一些东西,没有人知道会是什么,纯看你的运气。有的客户仅仅失去了一只古董笔,有的客户却失去了十年寿命。也许是微不足道的东西,也许是你无法承受之重。”

 “没有人知道会是什么,纯看你的运气。”

 他盯着老张,眼中仿佛射出幽幽的光来:“那么,你准备好付出代价了吗?”

 老张把自己拥有的东西仔细回想了一遍,做了它们一一失去之后的假想,笑着说:“还能比现在的生活更糟吗?”

 他最后问道:“真的能实现我的心愿?”

 “一觉醒来,你将得到你最想要得到的。”

 接待员笃定地说,他的声音中带着奇异而锋利的自信,就像是法官在对犯人下着判决。

 老张在文件上签下了名字,一笔一划,写的很认真,那姿势仿佛是自己和自己的告别。他走到机器旁边,躺了上去,仰面朝天,腿脚并拢,脚趾向上,双手放在胸前,他闭着眼睛默念着他的心愿。

 接待员静静地看着老张,食指在按钮上柔柔地画着圈,一圈两圈三圈,他最后一次问老张:“你真的准备好失去了吗?”

 老张不理他,只疯狂地念着:“让我成为大文豪,让我成为大文豪,让我成为大文豪…”

 接待员按了下去,咔嚓一声。

 老张成了闻名中外的大文豪,媒体舆论欢呼雀跃,一致认为中国文坛在沉寂了近百年的时光后,终于迎来了它的王。他的每一部作品甚至刚刚定下了名字,就已经被拍卖出了天价,不仅是出版社争得头破血流,各大影视公司同样各展神通,通过各种想象不到的门路想要取得作品的影视版权。老张住的豪华庄园大门口,常年有粉丝彻夜徘徊不去,只为一个签名或者远远的看一眼偶像的背影。每次老张在大阳台上出现,都有不少妙龄少女大声呼喊“大叔,大叔,我要给你生孩子。”

 老张,哦,忘记说了,现在老张不叫老张了,叫做张天罚。不过一般也没人敢直呼其名,大家都叫他张大师。张大师从没说过为什么给自己起了天罚这个笔名,文坛上对此有着各式各样的解读,有的说是因为张大师悲天悯人的情操,有的说是因为张大师对人世间的丑恶深感痛心,有的引用了康德的名言来解读“世界上只有两件东西最能震撼人们的心灵,一件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法则,一件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”

 有电视台专门以此为论题,请了当代几个著名的文学评论家公开探讨其中的深意,最后得出结论:“张大师是想借此提出对全人类原罪的批判。”

 张大师对这些纷纷闹闹的世事一笑了之。

 每个夜晚,他独坐在灯下,将脑子里层出不穷的点子优美的语句噼里啪啦敲入键盘,灵感仿佛夏天原野上的萤火虫,捉也捉不完。写下的东西不需要他修改,也不需要他思考,甚至都不需要他理解。他所要做的,仅仅是将脑子里浮现出来的懂的或者完全不懂的句子敲入电脑,然后交给编辑,然后看着名下的财富数字增长了一串数字。没有快感也没有痛苦,无人理解也无法倾诉,如同一台写作的机器,麻木地写下去,写下去。他在写作的孤寂中度过一个又一个黑夜,迎来一个又一个黎明。

 在第五次站上诺贝尔文学奖领奖台时,有记者问张大师:“请问作为数百年来唯一一个五次夺得诺贝尔奖的大师,您如此高产且保持超高水准的秘诀是什么?”

 张大师沉默了一下,笑着说:“在古老的东方,有一家神秘的公司,它贩卖才华,什么才华都可以在那里买到,而且还不用钱。公司就在京城的朝天门路,门口有块金匾写着回头是岸四个大字。”

 众人哄堂大笑,纷纷夸赞大师的幽默风趣。

 “这家公司里有一台机器,名为等价交换机,你把自己的妻子塞进去,分解成原子,飘散在空气里,然后你就会得到你想要得到的。”

 “当然,你还需要另外付出一点代价,就是你将不再需要睡眠,每个夜晚写作,或者不想写作只静静地坐在窗前看太阳升起,孤单到仿佛世上只剩下你一个人。”

 巨大的金色大厅里充满了笑声,记者们简直要笑出眼泪来,这张大师果然出口成章下笔成文,随便一个点子展开来都是一部绝佳的科幻片。甚至真的有影视公司的老总根据这段讲话拍了一部电影,听说票房达到了惊人的三百二十亿。

 张大师也跟着大家笑,也差点笑出眼泪来,他站在聚光灯下,如同一颗安静的棋子站在宿命的掌心。 ----------by 冰冷钻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