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”——摘自南京李志微博我出生贫贱,家族世代为农。前二十年父母节衣缩食供我读书,只为不让我牵牛耕地。中间十年在城市晃荡,总是在清晰和糊涂间变幻而看不起自己。我克服了物质的贫困,却又陷入精神的痛苦。我想解决自己又想改变人类,我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,有时仅仅为了睡个好觉。好几次我看到了微弱的光,以为能进


■■■■ ■■■■■

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 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 ■■■■■■ 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 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 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 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 ■■■


奔小康人工zz生而为人做个好人


感时

时间是一种客观存在吗?或者仅仅是我们的主观感受?严格来说,我们感受不到时间,只能感受到运动,然后把运动的过程命名为时间。太阳每天东升西落,一个轮回我们称之为一天;在一天又一天的延续里,我们看到春去秋来,看到生老病死。我们相信日月的轮转同步于生命的轮转,相信这就是时间的力量。几乎每个人的每一种努力,都


男孩看女孩不高兴了

晚上,女孩和男孩出去玩,看见卖羊肉串的,大串十块,小串五块,女孩说想吃,男孩说吃吧。女孩想了一下,说来两串。两人边吃边往回走,到家前,路过一家红旗超市,女孩说,我想喝酸奶了。男孩说烤肉都吃了,还喝什么酸奶呀。女孩懵了,没说话,却笑不出来了。男孩看女孩不高兴了,说,我故意这样说的,我就是试一下你会有什


真巧

真巧。男生站在繁花盛开的大树底下,笑着向她挥手:“嗨,真巧,我也刚下课,一起走吗?”她弯起嘴角,很自然地伸出手,轻轻拂掉他肩膀上满满的花瓣,“是啊,真巧。”浇水。餐馆满座了,男生看着暗恋的姑娘坐到自己对面,连忙红着脸低下头,心里祈祷她能吃慢一点。旁边的小服务员看在眼里,不动声色地举起喷壶往盆栽浇水,